唯有仁爱才能经受炼狱

发布时间:2016-12-07 11:56:44 流览量:332 发布者:admin

唯有仁爱才能经受炼狱

蒋德春

个案基本情况:

李某,男,住校生,外地生,单亲家庭,高二年级从外校转入,学习不太用功,心理不太正常,言行不合常规,有典型狂躁抑郁倾向。

个案具体情况描述:

该生是高二时中途从外地转入本班,刚到班时学习刻苦,沉默寡言,成绩中等偏上,与同桌话较多,对其他同学视而不见。大概一个多月,情况发生巨大变化。主要状况是,大多数时候只做两件事,一是和同桌说话,一是睡觉。睡醒后继续找同桌说话,很快同桌不愿再和他坐在一起,基本上不再学习。上课或上自息时经常会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冲到门口用力拽开门,冲出教室,同时大力关上门,发出巨大声响,给上课的同学老师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理震慑。同时迟到缺习开始增加,有时上一节课好好的在教室里,下一节课又不知去向,特别下午放学后到晚自习第一节,经常不见人,有很多次都是打电话让家长帮助找人,但又经常是你正在四处寻找,他又满头大汗地回来了。任你软硬兼施,循循善诱,苦口婆心,威胁利诱,就是弄死不给你说他干什么去了,而且一双眼睛里凶光毕露,给人随时“暴发”的危险感觉,同时伴有双手握拳、脚跺地的动作。不是夸大其辞,那神态动作真是让人心惊胆颤。有时他又到办公室把你堵在里面,反复给你重复几句话,不让你走,那时间绝不是一节课,起码是一到两个小时才勉强能想尽办法让他离开。可以这样说,该生的很多行为明显就是与你对着干,你唾沫横飞给他讲半天道理,“学生不能迟到早退”,他马上就迟到早退了。有时候明明看他在教室外面站着,但真到上课或上自息时他又不知去向,消失了。

个性强硬,崇尚暴力。凡班上对他的行为不满有指责语言的同学或他看不顺眼的同学一律拳脚相加,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反复就这几句话:“没得道理”“老子先打了再说”“又哪门嘛”“又没打死”。其实他这种行为真会搞乱一个班的,其他同学也不是怕他,就看他不太正常,他的暴力行为出现时大家都让着他,真没人和他对干。但你又不能把他怎么样,你要是让学校处分他,可能他会有更大的激动行为。真搞成大的安全事故,问题更大。但你不管他吧,其他同学又对班主任、学校有意见,这个班就没法带了。这个学生带给班主任的只有一个字:“烦!”自然班上没人愿意和他坐一桌,没人愿意和他耍,全班老师每节课也特别关注他,主要关注他是否会突然消失,是否会突然暴走,是否会突然出拳脚。

对策

对策有什么呢,作为一个老师来说就是厚着脸皮磨嘴皮,摆事实,找问题,指缺点,想方设法让他接受、认识问题,尽量克服缺点。

1、通过家长座谈,找家庭问题,了解他的过去。

该生转校前已读完高三,学习特别刻苦,成绩能达到B优,对自己要求特别高,以致于产生心理疾病,导致抑郁,到高三时未能参加高考,休学一年治病,一直吃药,没有间断。由此大概能判断该生的不正常行为应该是疾病所致。

2、有针对性的冷静对话。力争了解该生真实的内心世界。当然这个过程难度大,味道长,个中滋味一言难尽,絮不一一赘述。主要了解到以下自认为是真实的情况。

(1)该生认为吃药时间太长,难受,都吃了一年多的药了,现在还要天天吃药,但两天不吃药,心理又难受,狂躁。

(2)该生认为父亲对自己的治疗太粗暴,用他的原话说“把老子捆到床上医病”。

(3)书读了有什么用,“莫球得用”。

(4)认为自己的父亲太无私,太大方,瓜的。把精力和金钱都花在自己的亲属身上,极为不满。

(5)自己的病治不好了,有一种绝望,所以自暴自弃。

(6)简直不想在家呆了,真想早点走出家庭,最好现在就能走出去。

(7)我的理想是研究宇宙。

(8)对同学的态度:反正莫惹我,惹我就是要打,你把我怎样。

3、对症下药,抓住关键因素,疏通思想,增强认识,沟通交流,尽力改变其观念和认识。

(1)树立病能治好的信心,讲坚持吃药的重要性和不吃药的重大危害,讲他的很多行为都是因为疾病引发的,大家都理解。也给全班同学私下交流,让大家多理解他,他的不正常行为实际上是一种病态,希望同学不要去刺激他。

(2)端正认为父亲为他治病态度粗暴的心理,主要从父亲爱子的角度进行开导。

(3)该生有强烈的离家意识,我就让他认识到,离开家庭又能自立的最简单最直接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现在抓紧时间克服困难与缺点,搞好学习,考上大学。到大学校园去磨练自己。

(4)讲班上同学对他的关心、关注,用一条一条的事例来证明,尽力改善他对同学的关系和态度。

(5)用收集的一条条事实让他逐一认识自身的缺点。

点评:

教师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了对任何学生只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辅以耐心和责任心。对这位学生我自认为做到了这些。回顾整个经历,我发现,要和他顺利交往,必须耐心、真心、关心、责任心、仁爱心、善良心、慈悲心,各心俱在,心心相印,以心换心。说这是磨难也好,说是灾难也好,个中难辛冷暖自知,不足为人道。效果也不是大家通常意义上盼望的,该生变好了,守纪律了,学习认真了,成绩好了,考上大学了。最终的结局是:该生平稳读完高二、高三两年,没有任何安全事故发生,顺利参加高考,差几分上三本。唯一让人倍感欣慰的是,该生的心理走向健康发展道路。